汽车零部件:切换赛道与龙头成型

本报记者 童峰亮 郭有信 由于受到新能源汽车下滑的冲击,汽车零部件这两年整体舆论环境不利。多家优质的汽车零部件实际上在资本市场表现惨淡。从产业的发展来看,在汽车企业从燃油车切换到新能源汽车的时候,会重新建立一个供应链,这个供应链中的核心部件是电池、电控、电机,而内燃机的部件则是变速箱、发动机、传动系统等为主。

在内燃机汽车上,汽车的主要成本分布是传统系统(10%)、发动机(15%)、车身(15%)、内外饰(10%)、底盘(10%)、汽车电子(15%),而到了新能源汽车,成本分布则变成动力系统(50%)、内饰(15%)、底盘(14%)、车身(5%)汽车电子(9%)。两者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也使得一部分内燃机时代的零部件企业开始寻求转型。

从国际零部件车企来看,主要应对策略分为两步:其一,裁汰或者出售与燃油车相关的不盈利项目,比如法雷奥退出顶柱模块细分市场;另外则是逐步退出柴油动力市场,2019年初,博世由于柴油车辆需求衰退,将该业务的15000名职工裁员了600人。

第二步则是收购新能源汽车业务板块,比如博格华纳收购雷米电机和英国Sevcon公司,为自身带来更多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全球第一大零部件集团博世,则在这几年陆续开展了锂电池、氢燃料电池项目,同时在电子技术特别是激光雷达和感应器等方面进行大投入。2019年5月,舍弗勒宣布收购XTRONIC有限公司,开发转向系统和自动驾驶技术。同年11月,舍弗勒在湖南成立一家独资公司,推进智能驾驶的核心技术和产品落地。

全球零部件的动作,展现了他们心中的担忧。据全球市场调研机构IHSMarkit预测,2030年国内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收入规模有望突破万亿。除了精简现有主营业务,当前各大零部件企业也在积极朝着智能化和电气化发展方向阔步向前。而在中国汽车零部件商中,这种转变升级也是清晰可见的。

比如传统内燃机巨头潍柴,则在新能源汽车零部件领域(燃料电池发动机产品、动力总成、电机控制器等)、液压、智能驾驶、AMT等形成了技术力量,其还联手博世造电池。华域汽车(600741,股吧)则在智能化设备上实现了突破,其24GHz后向毫米波雷达实现稳定供货,77GHz前向毫米波雷达在今年也通过了检测。此外,威孚高科(000581,股吧)在2019年收购丹麦IRDFuelCellsA/S66%的股权,就此展开了对燃料电池膜电极、双极板核心零部件技术的储备。

均胜电子作为智能驾驶、汽车安全系统领域的领军企业,通过收购德国普瑞成功巩固了其在人机交互、智能驾驶领域的地位。而德赛西威(002920,股吧)也形成了智能座舱、智能驾驶、网联服务三大主力组成的产品群。此外,在底盘控制系统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万安科技(002590,股吧),在2019年募集资金进行“车联网、无线充电技术及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ADAS)研发项目”,这有效提升了其在电控领域的技术积累,其业务还覆盖了轻量化底盘、智能驾驶等。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多家零部件企业也在升级产品。例如比亚迪的弗迪公司今年推出了刀片电池,其与宁德时代(300750,股吧)的舆论大战持续时间长达一个月之久。而宁德时代正在储备“无钴”电池技术,同时对产业链上下游进行布局,通过收购重要上游原材料构建了自己的产业优势。在其他的相关零部件上,由于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这两年产业链压力巨大,一些电机电控企业都在寻求转型,比如电机企业博越动力关注氢燃料汽车动力总成的研发与应用。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孚能科技成为了科创板第一个电池上市公司,其代表了软包电池技术路线的突围。

整个行业处于更替的关键阶段,也是新旧势力激烈交锋的阶段,各家企业都在寻求建立自己的优势。目前,中国零部件企业已经稳定形成了6强的格局,这包括华域汽车、福耀玻璃(600660,股吧)、潍柴动力(000338,股吧)、威孚高科、均胜电子(600699,股吧)等,过去十年这6家企业净利润增长24个百分点,占据产业链68%的利润。诸如宁德时代等虽然市值高,但在营收等方面远远不及这6家企业。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尽管中国零部件企业在不断升级,但核心零部件诸如IGBT等高度依赖进口(约90%),一些新能源汽车的部件也是如此,产业的升级依然面临攻坚突破的需要。

(责任编辑:李显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